厉砚舟刚刚阖上双目,忽然又掀开眼皮,“父侯近日忙些什么?边关不太平吗?”

  离京多日,父子二人一直没有机会面谈,诸多事情缺乏沟通,而昨夜又因为龙星图闹掰了,两个都是牛脾气的人,赌气冷战,彼此遑不相让,甚至今早上朝都没有搭伴出行!两人一前一后,差了半刻钟入宫,仍然互不搭理,直教同朝为官的诸大臣们瞠目结舌,纷纷在背后议论安国侯父子疑似反目之事!

  所以,老皇帝传召母亲,怕是除了婚事,还要过问他们的家事吧。

  管家回道:“具体情况,老奴不甚清楚,只是听侯爷提起赫连叶海,似乎与青峪关的战事有关。”

  厉砚舟登时蹙眉,近来诸事繁忙,他竟忘了这一茬儿!

  管家是看着厉砚舟长大的,主仆情份非同一般,便斗胆语重心长地劝说道:“我说小主子啊,父子没有隔夜仇,呆会儿侯爷回府,您可千万别置气了啊。”

  “管家伯伯,您怎么不劝父侯成全我的心意呢?世事无常,你忍心看我抱憾终生吗?”厉砚舟一听,顺势撒了几分娇,管家可是他爹的亲信,多个人支持自己,总归会增加胜算的。

  管家立刻心软,但同时也愁云满面,“小主子啊,那龙大人为人为官确实不错,但……但实在不像是个温婉贤淑知冷知热的女子啊,她怎么能服侍好小主子呢?”

  “哎呀,我是娶老婆,又不是买丫环,我干嘛需要她服侍我?”厉砚舟气晕,干脆一甩手,“行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龙图骨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山野春情陈壮只为原作者楚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清并收藏龙图骨鉴最新章节